第四百六十一章 百春梅的良田(1/2)

加入書簽

  第四百六十一章 春梅的良田

  春梅尷尬的笑了笑道:“我畢竟是個寡婦這事兒穿出去不好……”蘇小云嘿嘿一笑,勸慰道:“春梅姐,這事兒要是傳出去的話,鳳儀姐比你還害怕,畢竟她現在還有男人,嘻嘻,我說的你明白么?”

  春梅看著蘇小云,半天才點了點頭道:“明白,你不說我還真想不到這一點,那咱們還等什么,小云,姐姐需要你來安慰……”

  蘇小云的家伙事兒被春蘭抓的一跳一跳的,早就準備好了躍馬揚鞭,好好的馳騁一番,此時再聽到寡婦春梅那嬌嗲的話音,心頭火焰直冒,低聲笑道:“春梅姐,我可是忍耐了很久了,我也需要你來安慰啊。”說罷,不等寡婦春梅有所反應,一個虎撲便將春梅弄到了炕上。

  “慢點兒,我……我還沒有準備好。”春梅羞澀的說道,被蘇小云強力的摁倒,身為女人有一種很滿足的感覺,說不出道不明,但是卻是無限的美好。

  沒準備好么,等了自己大半晚上了,居然說自己沒準備好?!

  蘇小云戲謔之心大起,伸手往寡婦春梅水井里一掏,嘿然笑道:“春梅姐,都這么多井水了,怎么還說自己沒準備好,是不是準備著弄個洪水什么的,把我這家伙事兒一下便給消滅掉?”

  春梅被蘇小云實打實的壓在了身下,聞聲羞澀著說道:“不是,我沒有那么想,真的沒有,人家真的沒有準備好嘛,,你相信我好不好?”

  蘇小云這會兒已經是箭在弦上不得不發的態勢,春梅欲拒還迎的羞態,讓蘇小云的情火陡然躥起老高,輕輕一笑,便把寡婦春梅的嘴巴堵住了。

  屋內一陣旖旎,蘇小云和寡婦春梅在床上滾來滾去,彼此間的喘息聲響徹了整個房間,蘇小云把沒有在劉鳳儀和春蘭秋菊姐妹身上的火焰,全部釋放在了寡婦春梅身上,不知道是不是錯覺,還是別的什么,蘇小云只覺得今晚上在寡婦春梅身上折騰的最為盡興。

  而寡婦春梅也把滿腔的熱情全部釋放了出來,盡全力的迎合著蘇小云的沖擊,每一次的深入偶有一種入如墜仙境的感覺。

  良久后,蘇小云和寡婦春梅終于都停了下來,彼此間相視一笑,蘇小云翻身從春峨眉身上下來,躺在她身邊,喘息著低笑道:“春梅姐,今晚上在你這兒是最讓我舒服的一次了。”蘇小云原本想說在劉鳳儀家,三個女人都沒有能讓自己放出水來,在春梅這兒只是一次便成功放水,把寡婦春梅的那塊良田,好好的灌溉了一次。

  寡婦春梅鳳眼迷離,臉頰上紅潮滾滾,聽到蘇小云的話后,含羞一笑道:“你這么說姐姐誒很高興,我也是,自從上次你離開之后,便再也沒有再享受到你兇猛的撞擊了,小云,姐姐很高興,你能把精華全部釋放在姐姐的水井里,熱熱的,滾燙滾燙的,很舒服。”

  蘇小云今晚上接連大戰四個經驗豐富的女人,到了這會兒,也不免有些疲累了,望著春梅那紅潮翻涌的臉頰,笑道:“春梅姐,咱么早點兒歇著吧,等會兒咱們在折騰折騰,今晚上我發覺你這水井格外的給力,上次在鳳儀姐家的廚房里,還沒見你這么經得起折騰呢。”

  寡婦春梅低低一笑道:“我有個秘密,不過不能告訴你,以后你會慢慢的發現,我那水井會變的越來越厲害,能讓你折騰的時間越來越長。你先躺著,我去把身子清理一下,然后你抱著我好好的睡一覺。“

  蘇小云眼珠一轉,看了一眼春梅光滑的身子一眼,低笑道:“春梅姐,就這樣吧,等一覺睡醒以后,再去清洗也不遲啊,現在先讓我抱著你好好的睡上一覺。“說著,不容反駁的便把寡婦春梅抱在了懷里。

  寡婦春梅感覺到自己的水井中,正在緩緩往外流淌著一些不屬于井水的東西,知道那是蘇小云的精華所在,這會讓若是清洗掉的話,也著實有些不舍,含羞點頭,旋即便把雙腿并在一起,防止那些精華浪費掉。

  蘇小云打了個哈欠,旋即便閉上了雙眼,懷中的春蘭一看蘇小云卻是有些疲乏了,目光灼灼的看著蘇小云,小聲道:“睡吧,我們一起。“

  睡著了若是像醒來繼續再折騰折騰的話,蘇小云還真是沒有那份心思了,留著精神明個去對付玉瑩小娘們兒吧

  寡婦春梅被蘇小云那一通折騰,全身酸軟無力,弱智蘇小云在想要的話,也沒有辦法像之前那樣盡興了,兩人仿佛心照不宣一般,彼此相擁著,時間不長便沉沉的睡去。

  第二天,天還沒亮寡婦春梅便被一陣敲門聲驚醒,睜開雙眼見蘇小云還在沉睡中,輕輕的把蘇小云環著自己身體的胳膊拿下去,寡婦春梅下了炕,慢慢的出了屋子,把大門打開之后,卻見劉鳳儀正一臉笑容的站們外邊,春梅心里一沉,然而想到蘇小云說過的那些話,心里便是一寬,沖劉鳳儀笑道:“鳳儀姐,這么早啊,是不是來找蘇小云的?“

  劉鳳儀倒是沒有想到春梅居然會這么直接,笑著點了點頭道:“是啊,這小子半夜跑到你家來,肯定沒做什么好事兒吧?“

  春梅一般把劉鳳儀讓進院子里,一邊說道:“鳳儀姐,我們其實也沒做什么,只是蘇小云昨晚上非要在我這兒睡,我只好把他留下來了。”說著,寡婦春梅便和劉鳳儀進了屋。

  仿佛到了自己家一般,劉鳳儀看到躺在炕上還在呼呼大睡的蘇小云,徑直的便走到炕上,伸手捏住了蘇小云的鼻子,低笑道:“臭小子,還不起床,都什么時候了?”

  蘇小云呼吸不暢,又聽到有人熟悉的在笑罵自己臭小子,頓時睜開了雙眼,看了一眼滿臉笑容的劉鳳儀道:“鳳儀姐,你這是干嘛,就不怕憋死我么?”

  劉鳳儀笑罵道:“憋死你省心了,免得我還來春梅家找你。”

  “憋死了我,你那能裝的下茄子的水井,可就沒有人能給你填滿了,你當真舍得。”蘇小云說著,看了看窗外的天色,依舊黑漆漆的一片,皺眉道,“鳳儀姐,現在天色還早著呢,你這么早把我叫醒干嘛?”

  劉鳳儀低斥一聲道:“你說是為了干啥,還不是怕你和春梅折騰的太厲害,耽誤了今天的正事兒么,趕緊起來洗洗臉,吃點東西后,就差不多天亮了。”

  這時候,寡婦春梅也已然進了屋,聽到春梅的話后,臉上一紅,心說自己怎么會那么讓蘇小云耗費精力呢,不過看劉鳳儀語氣很是輕松,絲毫沒有什么嗔怒的意思,春梅便來到炕上,幫著劉鳳儀說道:“蘇小云,鳳儀姐說的對,一會兒天也該亮了,趁著早上涼快一些,早點兒吃完飯以后,早點兒回學校。”

  蘇小云嘿然一笑道:“吃飯急什么,現在先把我的小兄弟喂飽吧。“說著,側身躺著的蘇小云陡然把身上的蓋著的被單掀開,露出了雄糾糾氣昂昂的家伙事兒。

  劉鳳儀一看蘇小云的家伙事兒,馬上知道自己來的還真是時候,看來蘇小云昨晚上也累的夠嗆,早上的時候并沒有和春梅繼續折騰啊,嘻嘻笑道:“干嘛,大早上天還沒有亮,你就想做壞事兒么?“

  蘇小云不置可否的看了一眼劉鳳儀道:“鳳儀姐,天還沒有亮,你就過來找我,不是為了我的家伙事兒來的話,那又是為了什么,早飯很重要啊,不吃可不成。“說完,不顧春梅在場,一把便將劉鳳儀攬在了自己身上。

  春梅看蘇小云這么直接的就想和劉鳳儀做那事兒,自

章節目錄

免费安徽快3统计工具
配资炒股杠杆经验 上证指数代码 益升网 网络投资理财平台可靠吗 炒股书籍推荐 优速配资 网上股票推荐可信吗 短线股票推荐,公众号 股票配资平台 同花顺配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