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百四十章 权力的游戏(1/2)

加入书签

  食人魔、牛头人、纯血兽人、掠食性半兽人、巨魔、矮人……

  这些都是刀塔大陆上天生的战斗种族。尤其是食人魔与牛头人,几乎根本不需要做任何锻炼与修行,只要能够吃饱喝足,成年后?#21152;?#26377;堪比一支标准配置的人族冒险小队的强悍战力。

  虽然在诸神封印解离超越四阶之后,这种差距就会被迅速拉近,在同是五阶这个档次?#24076;?#22825;生体质羸弱的人族与这些天赋强横的种族相比,实力已经没有什么本质差别了,再往?#24076;?#34429;说只是伪圣域,但是人族怎么说还不时有人能够触摸到六阶那道坎,而亚人族在这方面就开始逐渐被人类拉开差距了。

  在巴尔扎克老公爵的私人决斗场?#24076;?#27492;?#26412;?#19968;字排开站着四头浑身毛发足有一尺多长的黑色牛头人。

  牛头人虽非掠食习性的半兽人,但是天生强壮无比的体格,坚韧的耐力,不错的繁殖力带来的可观数量,再加上极易进入狂化的天性,令杂食性的牛头人部族甚至拥有着更胜于掠食性半兽人的总体实力,只是因为牛头人在?#24378;?#21270;状态下那种随和容忍,与世无争,甚至称得上是迂腐蠢笨的受虐性格,让他们经常沦为苦力与奴隶。

  眼前这四位牛头人战士,就是身经百战的角斗士,他们的实力全都超过三阶,这?#26434;?#20122;人族,尤其是死亡?#39135;?#39640;的亚人族奴隶来说,可是极其罕见的情况。从他们手上拿着的长度普遍超过两米五的超重型武器?#32431;矗?#27809;有人会怀疑他们的攻击与破?#30340;?#21147;。

  一般来说,这样的一个牛头人角斗士,在黑市上或拍卖场上绝?#38405;?#22815;卖到三千金币以?#24076;?#32780;同时凑齐四个,更没有几万金币是绝?#38405;?#19981;下来的。

  而这四名堪称“角斗场?#25112;?#32773;”的牛头人的对手,却只是一位年纪绝对不会超过二十岁的少年,人族少年。

  老巴尔扎克很满意眼前这场比赛,无论是角斗士还是他的观赏台。老公爵屁?#19978;?#38754;坐的那张“椅?#21360;保?#26469;?#26434;?#21516;是骷髅会的某位大佬的馈赠,她曾经是某个小国艳名远播的皇妃,在国破家亡之后便辗转被卖到帝都黑山,然后被“加工”?#19978;?#22312;这个样?#21360;?br/>
  而老公爵正观赏的角斗表演的其中一方主角,刚巧就是这位皇妃的长?#21360;?#36825;强壮的小伙子刚来时才十三四岁,青涩稚嫩地好像个少女,在被老公爵玩厌之后直接交给经验丰富的调教师训练,这不,才不过三年多的时间,再次见到时他已经是一位浑身遍布伤疤,有着一身猎豹般强健肌肉的合格角斗士了。

  老巴尔扎克很满意这位少年战士看自己时的目光,尤其是看到他身下坐着的椅子时,那恨不得想要用牙齿嚼碎自己血肉吞食的冲动直接扑面而来。

  想来,正是出于这种恨意,才让他能够撑过训练师那听上去就觉得不可能完成的残酷课程,在短短三年多时间内跨越无数的**颈,达到很多同龄贵族少年终其一生都不可能触及的高度,然后再次站?#38454;?#24049;的面前吧。

  只要一想想这可爱少年不久之后即将面临的命运,老巴尔扎克就觉?#27809;?#36523;兴奋,尤其是幻想这孩?#23588;?#24180;多时间日?#23478;?#24819;的事情,在他以为即将成功的时候,再被残酷的?#36136;?#25171;击,希望彻底幻灭的那一刻,只要幻想他那时脸上的表情,老公爵就兴奋地开始喘息,甚至早就已经死去多年的那一部分身体,也开?#21152;?#20102;要重新?#30116;?#22836;”的感觉。

  这是老公爵最大的兴趣,但是作为一名拥有最古老高贵血统的贵族,他?#27604;?#19981;会因为自己的小小兴趣而出?#36136;?#31036;不雅的举动,尤其是当着客人面的时候。

  在老公爵的身旁坐着另外两个人,一个非常年轻,俊美的好像天上的星辰,而另一个看上去却比老公爵还要更老一点,身上洋溢着即便是浓厚的化妆品也无法完全遮掩的死气。但不管怎么说,能够陪着老公爵坐在这里,欣赏着这种成本高到不可?#23478;?#30340;角斗表演,本身就意味着这两位客人那绝不会平凡的身份。

  “老巴,你调教的这个小伙子很不错啊,年纪轻轻就能够拥有接近四阶战将的实力,难得是还有张漂亮的脸蛋,就这么被毁掉,你真的不觉得心疼吗?无论我怎?#32431;矗?#20182;都不可能是我带来的那四头牛头人的对手啊,他虽然潜力不错,但毕竟现在的他可还不是五阶战王。”

  那个快要死掉的老人一开口,老公爵几乎能够感觉到身下椅子传来的那种?#32784;?#19982;哀伤,这并非不可能的事情,因为那位皇妃并没有真正死去,或者说不能完全算是死去,她只是被死灵魔法加工处理,变成游离于生死之间,即不算生者,也不算亡者的“奇异物件”而已,从某种角度来讲,她甚?#20102;?#26159;拥有了半永久性的青春与不死。

  “美丽完美的事物,被彻?#29366;?#27585;的那一刻才是最令人兴奋的,难道你不这么认为吗?#22570;?#33832;老爷……”老公爵脸上带着笑容,虽然是在回答身旁的老巴萨,但是目光却转而望向身旁的年轻人,轻笑着说道:“戴维斯太?#25317;?#19979;,我相?#25293;?#30340;父亲,我们伟大的杜

章节目录

免费安徽快3统计工具
qq分分彩投注网站 qq三国刷虎牢关赚钱 东方6十1开奖结果今天 nba比分网排名 快速时时彩能玩吗 四川快乐12开走势图 大乐透走势图表 河南十一选五前三组技巧 彩票中心彩吧图库 重庆快乐十分投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