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两百八十八章绝地反击(1/2)

加入书签

  惨剧突如其来,尤其是这场惨剧远远超出一些有心人的掌控……

  帝都千金阿美尼斯的身后,一个看起来十分不起眼的年轻人默默向前迈出半步,他身前的阿美尼斯不着痕迹地挥了挥手,将其拦在了身后,然后一个细不可查的声音便传入那年轻人的耳中:“情况有些不对,雷图瑟斯或是伊瑟拉有可能在这孩子身上动了些手脚。雷图瑟斯可能性很小,估计是伊瑟拉的龙语魔法了,只是不知道她是如何绕过契约约束动用龙之力的。”

  “即便那孩子的身上沾染了‘龙威’,甚至是被赋予了‘龙语’或‘龙魂’,我也不会放在眼里。”年轻人嘴唇不动,这声音竟是由激荡的斗气形成,并凝聚成线精准无比地导入阿美尼斯耳中,旁人哪怕是贴在旁边也听不到分毫。仅是这份将炽烈狂暴的斗气操控入微如臂使指的能力,就足以令绝大多数的战王级强者为之汗颜的了。一旁的左德大将军眼角貌似无意间扫过这里,眼底深处却闪过一丝满意的神色。

  “还不到你暴露实力的时候,我养了那么多的废物,现在正是他们发挥作用的时候。”

  ?#38405;?#19981;起眼的年轻人截然不用的方式对其下达命令之后,阿美尼斯目光从戈隆身上移开,看向一旁的伊瑟拉,冷哼道:“伊瑟拉夫人,您这是什么意?#36857;?#24744;带来的下人毫无缘由当众杀死了我们穆里尼奥家邀请来的宾客,这毫无疑问是最卑劣最无耻的谋杀,是这个下人对我们穆里尼奥家的挑衅,是对神圣律法的亵?#38534;?#25105;会考虑将这件事情送交到皇家长老院处理的。我只希望这?#38382;录?#24182;不是由您亲自指使,否则的话……”

  伊瑟拉的双眼顿时如同要喷出火来,她刚想要发作,一?#36828;?#20316;小心翼翼,看上去竟是有几分可怜的戈隆突然走?#26031;?#26469;,直接横插在伊瑟拉与阿美尼斯之间,轻声细语却是一字一句道:“奇怪。那个人不是被您指使过来向我挑战的吗?我是在接受挑战后正式决?#20998;?#25171;败他的,他死了也只是因为我刚好比他强一点而已,这和卑劣无耻有什么关系?又怎么变成谋杀了?说到挑衅,对了。我记得帝都律法中明确记载,毁谤上?#36824;?#26063;,如果拿不出确凿证据,将视为无礼重罪,如果是当众毁谤。将罪加一等,最高可处于斩首之刑。无爵位者起诉上?#36824;?#26063;,无论起诉罪名是否成立,先对起诉者予以不敬之罪进行惩处。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,伊瑟拉夫人百多年前就已被赐予荣誉侯爵的爵位,这爵位虽然无法?#32769;?#21364;是终身制,而小姐您呢?您虽然出身尊贵,但我想应该还没有获赐任何正式的爵位吧。”

  戈隆此时已经隐隐察觉到现场的形势,而他无疑已经被绑在这位元帅夫人身上。连选择的余地都没有,一旦伊瑟拉输个彻底,那他这个“贱民”的下场也就可想而知了。可问题是伊瑟拉明显没有伶牙俐齿的属性,不得已只能由他这个“义子”出面还击了。好在戈隆那些宫斗庭斗法庭审判故事也不是白听的,对如何介入这个另类的战场也不是全无头绪,方才的杀戮是否构成“决斗”暂且不提,总之先反扣这女人一个大帽子再说。

  听完戈隆的话,阿美尼斯脸色顿?#21271;?#24471;铁青,也直到这时众人才猛然间意识到,那个被他们鄙视和嘲弄的对象。那头傻龙竟是一位终身荣誉侯爵。这也怪不得他们,毕竟伊瑟拉的受封实在是太过久远的事情,就连帝国皇帝?#23478;?#32463;换了好几任,久远的别说还有几人能记得。恐怕就连这位元帅夫人?#32422;憾家?#32463;忘干净了,她此?#34987;?#28982;的表情更是直接证明了这一点。

  偏偏伊瑟拉又是生命漫长悠远的远古龙族,对一般人族来说“终身荣誉”仅仅只能维持数十年,而落在她的身上却是近乎永恒。这种仿佛只存在于故事中的事情身在圈内的贵族难以意识到,反而是对戈隆这个?#32422;且?#29369;新,而今天那?#36824;?#25191;古板的宫廷教师为“出身卑贱”的戈隆刻意安排的课程刚好又着重强调?#27515;?#20869;容。戈隆现学现卖,竟是给阿美尼斯狠狠的还了一记重击。

  帝国千年历史,贵族圈虽然庞大?#20998;祝?#24093;都更是豪?#24597;?#34903;走,贵族多如狗。但是因为古?#19979;?#27861;的死硬规定,对于正式爵位的授予却是十分之?#32454;瘛?#19968;般的贵族世家,只有长子才能够继承家族传承的正式爵位,其他的爵位多半都带有“荣誉”二字。虽然这在平民眼中似乎没有区别,然而在真正考究严谨的场?#24076;?#19968;位荣誉伯爵在一?#36824;?#32769;传承的正式子爵面前都得要矮一个头。

  那?#30343;?#21040;大帝百般恩宠的绝世佳人阿曼达?休文,就因为出身于卑贱的侩子手世家,而且本身也并非家族长子,即便他挟大帝之威在帝都几乎可以只手遮天,?#20004;?#21364;也只能获得一个正式伯爵的爵位。而这份荣耀也是牢牢绑定在大帝?#24597;?#22612;尔身?#24076;?#19968;旦阿曼达伯爵失去了大帝的宠爱,身份地位可以说瞬间就被打入谷底,下场惨不堪言。

  阿美尼斯是左德大将军的独生爱女,又是帝都有名的魔法天才,平日里哪怕是正式传承的伯爵子爵在她面前都要摇尾示好,但帝国向来男尊女卑,整个帝国拥有荣誉爵位的女人都是屈指可数,而且全是?#39318;?#20013;人。拥有正式爵位的更是听都没听说过。所以?#32454;?#35828;起来,阿美尼斯褪去父亲的光环,?#27493;?#20165;只是一位普通豪门的子女,别说是面对一位终身荣誉侯爵,就是面对一位荣誉男爵,荣誉子爵,若真是?#32454;?#20197;帝国律法进行审判,光是一条对上?#36824;?#26063;无礼不敬之罪,也足够将她送到刑场上砍头了。

  当然,除了那几条不可触碰的帝国古老铁律之外,其他的律法早已经具有极大的伸缩力,哪怕是帝国长老院也不会傻到真的?#32454;?#25353;?#31456;?#27861;进行审判,但是戈隆的这一还击毫无疑问是打到了阿美尼斯的要害之?#24076;?#20063;直到此时众人才突然意识到,原来那位看起来有些怯?#25215;?#36199;的美丽男孩。那层漂亮的外衣完全就是个伪装。他不仅动起手来狂野狠毒,不留余地,动气嘴?#24808;?#26679;凌厉致命。

  就在气氛开始转变时,阿美尼斯突然冷冷的开口道:“哼~~~!我就站在这里。倒是要看看,有谁敢去长老院告我。”女人在道理说不清楚的时候,大还可以蛮不讲理。伊瑟拉在帝都贵族圈中的地位十分尴尬,这是由许多原因引起的,而且也不是最近一天两天的事情。与其相比。阿美尼斯虽然没有爵位在身,却是帝都军方二号人物的独生爱女,是无数豪门子弟?#21512;?#20105;逐的对象,其中不乏古老豪门甚至是王族子嗣。换句?#20843;擔?#38463;美尼斯身份随时都有可能更进一步,就是进入王族也不是没有可能。有谁会为了一个被封印在人类之躯,与丈夫关?#36947;?#28129;的伊瑟拉去得罪对方,何况只要是明眼人就能够看得出来,这件事情绝不是表面这么简单,左德大将军作为家长。这场酒会的举办人,虽然一开始不冷不热的教训了?#32422;?#22899;儿两句,但是?#26412;?#21183;进一步发展之后,他虽然一脸愤然,却是不言不语,“一副这女儿被我宠坏了,我对她也无可奈何”的样子,任由局势恶化发展。

  混迹贵族圈之人可以是无能胆小的废物,但却决不能是读不懂?#25484;?#30475;

章节目录

免费安徽快3统计工具
吃货明赚钱 贵州11选5开奖号码 全民欢乐捕鱼破解版 体彩福建31选7第18221 福彩七乐彩开奖结果 下载江苏快3 韩国二分彩官网 云南十一选五计划预测 香港六合彩开奖结果网 内蒙古时时彩玩法介绍